世界工厂

夏玲终于转过身,朝那位情绪化和夸张的女人怒视,微微地笑了笑。“我忘了告诉你,周先生是一位退休的特种指挥官。他非常熟练,可以轻松地将像你这样的人扔下车,甚至不用举起手指。 ”刘兆迪,你要自己下车吗还是我必须请周先生把你赶出去?” 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 首先,夏玲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。她以前很宽容,现在开始变得紧张起来。现在她很激动,她指示周先生。“把她下车。” 周先生承认命令,下车打开车门,告诉刘阿姨。“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