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烈的殖民地独立运动

汤修点点头,微微一笑。“我不会强迫你的。这只是我善意的一种冲动,别无其他。另外,我也不需要认识一个陌生人,对吗?” “善意?” 王虎困惑的表情盯着汤秀。 “你告诉我阿郎以前不舒服,不是吗?” 唐修接着说:“巧合的是,我也有另一个中医身份。” 王虎摇了摇头,回答:“没有。不是我不相信你,兄弟。但是阿郎的身体状况很特殊。我们带他去了各个城市的许多医生,还拜访了一些大医院在该省,没有人能治愈他。” 唐秀笑着说:“你去医院见过很多医生,那你应该知道那些叫做中医的神州医生吧?” “是的。” 王虎点点头,说道:“我确实听说过。据说整个中国只有少数神医,但他们每个人都有神奇的医学专业知识。不幸的是,我们可以做到”找不到他们。即使我们可以,我们也不能邀请他们。” “你知道,我叫唐秀。” 唐修笑着说:“您的手机应该可以访问互联网,对吗?尝试在互联网上搜索我的名字。” “唐秀?” 王虎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。他觉得他在某个地方听到了,但好一阵子都不记得了。然后,他听从唐修的建议,迅速打出名字。不久之后,他看到了无数与唐修关键字相匹配的链接。在单击其中一个链接并阅读了一段时间后,他突然大叫:“您……您原来是星城中医医院的年轻神医唐秀?兄弟……您不是在欺骗我,是您?” “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谎?” 唐修笑着问。